收藏
二维码
当前位置:车讯网 > 试驾 > 正文

星爷自驾蔚领游记之 寻访唐朝王陵(中)

2017年05月15日 00:00 来源:车讯网 作者:夏星
分享到:
  从周到今,历时3000年,最为辉煌的时期,当属朝。那时的中国,以开放的胸怀、强盛的实力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当时的已知世界。夕阳中的人们追忆曾有的荣光,自称唐人至今。今年,2017年,是唐朝谢幕1110年整。驾驶旅行车,从北京出发,前往陕西,寻访唐朝帝王的陵寝,我觉得是个很有意义的事儿。   本游记分为3篇。上篇说到,我驾驶蔚领从北京出发,来到西安附近的蒲城,参观了泰陵、光陵、景陵与桥陵。本文是中篇,记述了我离开蒲城,继续往西的经历。从蒲城往西进入富平县,这里有丰陵、定陵、章陵、元陵和简陵(一个县拥有5座唐帝陵,非常难得),然后向南来到三原,这里有献陵、端陵和庄陵。   第5座:丰陵。   从蒲城县城出发,一路往西,丰陵在导航仪上有明确的标注,这段接近50公里,从地图上看,有很好的公路相连,以为很快就能到。没想到,实际耗时比计划多了几乎一倍。原因是修路——每次出游,我似乎都能遇到这种情况。其实修路本身无可厚非,怕的是看到这样的牌子:前方断路施工,请绕行。   施工范围有多大,该怎么绕。很少明确标注。当地人天天走,估计早已轻车熟路,算不得有什么不妥,但外地人呢?类似敷衍潦草的事儿,如果搁在清朝,也许能理解,但现在已经是现代社会,现代社会的标志之一,是许多事儿更加人性化,把人放在了比较主要的位置。不知在这方面,咱们什么时候能够进步一些。   由于不知道施工范围,只能一点点试探,最终,我往北迂回了超过10公里,这段路走得并不轻松,最后的一段路,怎么看都不觉得是路,仗着蔚领底盘离地间隙成绩不错,冒险走过来的。   丰陵的主人叫李诵,是唐朝第11位帝王。他在唐朝帝王中,有几个特点,第一是当储君长达26年(比起当储君近60年的查尔斯王子,也许不算什么)。第二是在位时间最短,满打满算只有200天(如此短暂,以至于夫人们还没来得及册封,就直接晋级为皇太后、皇太妃了)——等了26年才干了200天,这队排得,漫长不说,性价比忒低。   李诵在位时间如此短暂,并非因为死亡,他是在那一年的夏季传位给了儿子,次年1月才死去,也就是说,他还做了5个月的太上皇。   事实上,李诵登基前就已经中风,失去了语言功能。其父临终前,李诵同样卧病在床,父子俩甚至都能见上一面。可因为他是太子,病成这个样子,依旧登了基。有趣的是,这位皇帝虽然身患重病,可意志清醒,他重用了两位大学士,实施一系列改革措施:1,废除官市(官市是为皇宫采购的人,他们往往非常蛮横,强买强卖,白居易的《卖碳翁》说的就是这类事);2,停止苛征(除正式税收外,一切任意摊派被禁止);打击贪官;4,抑制地方势力。这4条中的前两条,实际上是维护了民众的利益,增加了普通人的收入。   不过,打击贪官与抑制地方势力,触动了官僚阶层的利益,改革遇到阻力。最终,皇帝本人不得不在宦官的逼迫下,把皇位传给儿子李纯,负责改革的两位大学士以及8位官员,全部被贬,史称“二王八司马”事件。   历史上的类似悲剧,举不胜举。电视剧上那种皇帝微服私访、发现贪腐后立即予以铲除的故事,只能是百姓单纯而美好的想象,实际上,很多时候,铲除贪腐只是一种手段,并非目的。因为,即使是皇帝,看似一言九鼎,也必须兼顾各方利益,做好平衡工作。   丰陵地面遗迹并不多,它位于曹村镇的正北方向,相距仅3公里。从地图上看,陵后比较突出的一座山是虎头山,后身还有一座山叫金瓮山。   第6座:定陵。   下一座陵是定陵,导航仪规划的路线是20公里。没想到,走到距离定陵还有3公里时,柏油路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土路——晴天时是土路,当时正在下雨,于是成为一条泥路。仗着蔚领底盘较高,我沿着泥路走了四五百米,但很快意识到不妙,前面的泥泞愈加严重,且有大面积的积水,这种地形任何一种轮式车辆恐怕都没戏,除非履带车。于是赶紧调头。事实上,这几百米路走过来的时候,就已近充满风险,没陷车只能说运气好。   匪夷所思的是,明明我是原路返回,走着走着,却发现走到了与柏油路平行的另一条土路上——估计有个岔口我没注意到。两条路相距只有10米,中间是个水沟。看到前面有座水泥桥,桥两边铺着石头子,于是打算开车过去,回归正途。没想到,石头子下面居然是极为松软的泥,虽然靠着惯性冲上了桥,但速度已经衰减许多,下桥时,前轮陷入泥中,车子动弹不得。   下车观察,发现运气还可以,起码三分之二的车身仍在桥面上,用千斤顶支起车身,在泥中铺一条路,就能脱困。正当我自救时,附近村里的几位大妈,走过来看了一会儿,纷纷离去。不一会儿,她们返回时,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根木板。还有位老太太,估计是拿不动,拖着一根粗大的木板走来。接近着,一位大叔拿着铁锹,跑来帮我铲平地面,铺设木板路。由于这些援助,车子很快回到柏油路上。热心的大妈把我领到院里,拿出刷子、毛巾、拖鞋、洗衣粉,待我清洗干净,又招呼我进屋喝水。   一连串的帮助,让我感动不已。面对我的道谢,大妈的女儿轻描淡写:别客气,出门难免遇到难处,谁也避免不了。   在村民的指引下,我才知道,往南迂回一下,可以全程沿着一条柏油路抵达定陵。   定陵的主人叫李显,是武则天的3儿子。大哥李弘与二哥李贤先后成为太子,但都死去,于是李显被立为太子,待父亲李治死后,这位太子继承了帝位才1个月,就被母亲武则天轰了下来,发配到湖北,15年后,又被母亲召回,再次立为太子,7年后,李显与弟弟李旦、妹妹太平公主以及数位忠心耿耿的大臣,发动政变,杀死武则天男宠张宗昌、张易之,逼迫武则天交出皇位。2天后,李显二次登基。这件事在历史上称为“神龙政变”。   李显二次登基历时5年多,可以用庸庸碌碌、无所作为形容。他的皇后韦氏及小女儿安乐公主,将其控制,皇帝形同傀儡。更要命的是,传说妈妈伙同女儿最终将爸爸毒死——李显到底是怎么死的,虽有争议,但被亲人毒死一说,颇为流行。   无论李显死因如何,他死后,韦氏与安乐公主伪造遗诏,立李显的小儿子——16岁的李重茂为接班人,由于皇帝年虽小,由韦后掌管。这阵势,明摆着是将最高统治权,转移到韦氏家族,李氏家族自然会反抗。于是,李旦与儿子李隆基、妹妹太平公主,联手发动政变,一个晚上的时间,把包括韦后、安乐公主、上官婉儿在内的主要人物,斩尽杀绝。   政变之后,李重茂被废,李旦二次登基,李显葬入定陵。   定陵位于富平县宫里乡三凤村西侧,以凤凰山为陵——凤凰山顶部造型圆润,简直是一座天然的大坟头。山前的大石狮很有气势,但仅剩下一只。   由于刚下完雨,到处泥泞,行走十分困难。看到我在泥中走来走去,一位大叔过来询问,得知我的目的,便不惜弄得满脚是泥,带着我深入农田,指给我地面遗迹之所在。   据这位大叔介绍,定陵此处以前有座石碑,与乾陵无字碑相同(碑上无字),但比它高,这块碑有9米(此前有报道是四五米高),而乾陵那座只有6米(此处应有误,乾陵无字碑是7.5米)。可惜的是,在文化大革命中,当地造反派将其砸碎。大叔还告诉我,凤凰山附近盛产石料,所以当地有许多石匠,唐18陵的石刻,大部分出于这一带。   文革期间毁坏文物的事儿,已经听了太多,但并非所有地方都是如此。比如,拉萨附近的甘丹寺,是宗喀巴创建的第一座寺院,在文革中几乎被彻底毁灭,而拉萨附近还有好几座格鲁派寺院,就没有遭到这样的厄运。再比如,唐18陵,有些陵的石刻保存基本完整,并没有像定陵这样被摧残——什么事儿都往文革身上推,反正也没有具体责任人,挺好。   从石狮子所在地往南去,田野中有3座石人,据说是去年才刚刚被发现的。   往西去的话,听说还有发现不久的石虎与训虎人,后者十分罕见,但道路过于泥泞,很难走过去看,只得留给下次。   第7座:章陵。   定陵西北方向直线距离3.6公里处,是章陵,这段路开车也不过7公里多。章陵的主人叫李昂。在本游记的上篇中,提到光陵墓主李恒时,曾说过,李恒死后,3个儿子陆续登基,排在中间的,便是李昂。这哥仨加在一起,共在位不足23年,李昂时间最长,是14年。中国历史上,兄弟之间连续3次继承帝位,极为罕见,其间的原因很简单,宦官干预朝政所导致。   李昂虽然被宦官拥戴上台,但他有自己的思想,并不想做宦官的木偶。他曾试图铲除干预朝政的宦官,但没有成功,参与大臣几乎被杀光。此后的李昂心灰意冷,英年早逝。   历史评价这位皇帝:有帝王之道,无帝王之才。他很好学,读书无数,也很勤政,且很节俭。但统治才能实在太差,最终只好以悲剧告终。   章陵位于曹村乡西陵村东侧,陵山叫天乳山。这一带地势很平缓,天乳山很矮,且孤零零的,更像是个土坡,老远就能看见。   刚才说到丰陵时,提到地面遗存很少,章陵也是如此。据说,章陵与丰陵,是唐18陵中毁坏最为严重的。直到文革期间,章陵的墓穴还曾被再次开挖,遭到了又一次破坏。如今来到章陵,山顶附近有个很大的塌陷,有一个缺口可以进入,估计就是墓穴以及墓道。   富平县的5陵,已经看了3座,接下来还有元陵与简陵。
« 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全文浏览
本车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