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二维码
当前位置:车讯网 > 试驾 > 正文

燕燕与北镇名山 驾荣威RX5寻访契丹王朝

2016年10月27日 00:00 来源:车讯网 作者:夏星
分享到:
  【车讯网 报道】萧太后的故事流传甚广,她不仅拥有强有力的政治手腕,开创了一国两制,还与汉臣韩德让之间,有着一段挥之不去的恋情。寻访这段故事,必须去一趟辽宁,那里不仅有契丹国的中京与东京,还有号称北镇的医巫闾山,这里不仅安葬着契丹国3位皇帝,更是萧燕燕的归宿。   (第1期回顾:《从燕京到辽上京》、第2期回顾《草原都城与山陵》)   寻访了辽上京与周围的3个陵区之后,接下来,我将往南行走。在赤峰市区南侧、直线距离75公里的地方,是宁城县的大明镇,契丹国五京之一的中京,就在这里。从上京到中京途中,还会经过西拉沐伦河,传说契丹人的祖先,就是在它与老哈河的交汇处发祥的。从中京往南在凌源上高速,一路往东,阜新县是萧燕燕的故乡,北镇市则紧靠着医巫闾山。从上京到医巫闾山的公路距离为690公里,三分之二高速公路,行车时间最少10小时,再加上游览,预计需要2天时间。   巴林右旗的西南有高速公路,但我舍近求远,为的是看看西拉沐伦河与老哈河的交汇处。在传说中,一位仙女乘牛车沿西拉沐伦河东行,与一位骑白马沿老哈河东行的仙人,在两河汇合处,不期而遇。接下来的故事就跟很多民族起源传说差不多了,俩人一见钟情,结为夫妻,生了8个孩子,成为契丹的8个部落。这传说的可信度有多大,我不知道,但契丹人每年都要祭祀青牛白马,是有记载的。   西拉沐伦河在克什克腾发源,一路往东,因为水呈黄色,亦称潢河,它在上京南面,所以上京叫临潢府。老哈河发源于河北省平泉县,然后一直往东北流,经过辽中京,在翁牛特旗与西拉沐伦河会合,形成西辽河,是辽河的主流。由此可见,这两条河对于契丹民族来说,具有图腾般的特殊意义。   沿着305国道,一路往南。这条路车不算多,景色很好。开始是山区,过了宝日勿苏镇之后,就全是平原了。大约走了90多公里,即将抵达海拉苏镇时,看见了西拉沐伦河。   在传说中,仙女与仙人在两河汇合处的木叶山相遇,可究竟哪座山是木叶山,早已说不清楚了,毕竟,两河都曾历经改道,今天能看到的河道,与耶律阿保机看到的,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   再往南去,经过了翁牛特旗,这是个县城,但车水马龙,与全国很多地区一样,行人、骑车人随意穿行,有些驾车人看到前面排队,便立即走逆行往前挤。刚拍完这张照片,就看到前面一边儿站着一个警察。看来,警察也司空见惯,管不了了。走遍全国,也就是上海秩序好一些,至于北京,四环路以内还不错,五环以外,同样是这么一副我行我素、爱怎么走就怎么走的混乱局面。   曾看到一种言论,认为北、上、广的汽车消费已经趋于饱和,今后要开发三四线城市。二线城市是省会,三线城市是地级市,四线城市是县级市。可您看看,即使是内蒙古一个县城,都堆满了汽车。前年我开车从漠河到三亚,沿途经过的每一个大小城镇,都挤满了人,堆满了车。走了30多个国家,个人感觉唯有中国到处都能呈现出拥挤。我觉得现在开放二胎,与其说是担忧人口老龄化,不如说是为了土地经济、为了粗犷式的发展。一个国家如果始终依靠人海战术发展经济,我相信未来的结果不会太好。   这次旅途中,在诸多县、市都能看到多个二手车经营店,打探了一下,这一带的二手车多数来自北京。用店家自己的话来说,转手一辆车,几千块钱不叫赚钱,一般都得盈利一两万元,生意好的店家,半年能卖出超过百辆车。   途经赤峰,往南走了90公里,来到宁城县大明镇,镇子的南边,是昔日的辽中京。其实,老远就看见了一座佛塔,与北京西二环天宁寺塔、巴林左旗南塔、巴林右旗舍利塔的风格完全一样。   将这里列为中京,是辽太宗在位时制定的,原本此地叫镇州。但中京的城池,建于辽圣宗时代,耗时4年,不仅建城费用来自北宋进贡的钱财,就连城池本身,也是仿照北宋的都城汴梁、也就是今天的开封建造的。   中京这片土地,原本是奚人的地盘,奚人与契丹人同源,也生活在西拉沐伦河流域,最早势力强于契丹,但后来被契丹征服,这片土地是后来奚人部落的首领,献给契丹皇帝的。在今天的宁城县金沟乡,有奚王府的遗址;在平泉县杨树岭,有奚王的避暑山庄遗址。此外,有一支奚人部落向西南迁移,曾在北京落脚,延庆的古崖居,相传就是他们留下的遗迹。   中京城内,靠近皇城的地方,原本有座感圣寺,寺院已经消失,唯有舍利塔保存至今,俗称大明塔。这塔与上京的南塔一样,也是砖塔,8角13级密檐式,74米高,但它的下面还有个6米高的基座,都算在一起,它的高度为80.22米。   谁是我国最高的砖塔?以前的说法是河北省定州的开元寺塔,84.2米高,北宋年间建造的,建造年代与这座大明塔极为接近,而且正好位于北宋与契丹的国境线上,实际上也是北宋边防部队的观察哨所。不过,后来有人发现陕西省泾阳的崇文塔,重修后身高从原来的83.21米,增高为87.21米,如此说来,崇文塔似乎应该算作国内最高砖塔。   塔身上的浮雕保存的很好,比巴林左旗的南塔强多了。也比河北省的开元寺塔更值得看,在定州看一下那个塔要50块钱,这里是免费的。塔的旁边还有个博物馆,也是免费开放,可惜我来得不巧,正好赶上人家休息。   博物馆进不去,只好在院内找古迹,但数量不多,有几只残破的狮子和一座石碑。   穿过一片民房,往西南方向走,又看到一座塔,这座塔明显比前者瘦小。   这座塔虽然并不高,但浮雕很美,尤其是飞天,很有些敦煌遗风的感觉。   过了小塔再往南去,在城墙外面,又看到一座半截塔。没想到,在一座中京城内,一连串看到3座塔,而上京城内一点儿建筑遗存都没看见(除了基座)。   中京城的城墙遗存也很多。整个中京城分为外城、内城和皇城,下面这张图是内城城墙,南北2公里,东西1.5公里,它的里面是皇城,但现在已经都是农田了。   外城的城墙东西4.2公里,南北3.5公里,残存高度约为4米。各城墙都是土制品。虽然四周全是农田,但只要有城墙的地方,都设置了防护网,进行保护。   外城的正门叫朱夏门,内城的正门叫阳德门,两道正门之间,是一条64米宽的大道,相当于北京的中轴线。   自从中京城落成后,每年前来缴纳岁币的北宋使者,就不用前往上京,而是在中京完成缴款任务,这样,可以缩短一些旅程。在城内西南角有个高坡,原本这里有座镇国寺,北宋的文学家、科技学家苏颂,曾出使契丹,来到过这座寺院,并留有诗篇《和游中京镇国寺》。   如今的中京城内,有数个村庄,比如城里村、城后村、南城村、城门脸。   这几排房子,非常靠近昔日的皇城。   城区南部是南城村,或许相当于北京的崇文与宣武吧。   如果契丹国还在,这里的村民,就是首都的居民了。   在城墙根放羊的场面自然不会出现,把房子租给蜂拥而至的外地人,就足够了。   中京城的东南角,是老哈河,不知道契丹人当时能不能从这儿乘船,前往上京。   离开中京,往南前往凌源,那里有高速公路。
« 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全文浏览
本车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