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二维码
当前位置:车讯网 > 试驾 > 正文

唐玄宗与杨贵妃 自驾奔腾B50四跨秦岭下篇

2016年08月15日 00:00 来源:车讯网 作者:夏星
分享到:
  沿着刘邦的足迹,把岭古道中的子午道与陈仓道走完之后,又沿着玄宗与杨贵妃的足迹,将褒斜道与傥骆道走了一遍。如今的公路已经非常平坦,但我为了寻找故道,时常离开柏油路,沿着崎岖小径,盘旋于茫茫秦岭。虽单人单车,但兴趣盎然,收获满满。这辆刚上市的奔腾B50,没让我失望,无论是动力还是可靠性,都表现得还不错,起码没把我扔在人迹罕至的深山里。   翻越秦岭的古道共有4条,上篇记录的,是行走子午道(红线)与陈仓道(绿线)的经历,下篇将为您讲述行走褒斜道与傥骆道的故事。下图中的黄线是褒斜道,蓝线是傥骆道。先说褒斜道——宝鸡市区东侧,有个陈仓区,它与南边的太白县之间,有个210省道,再往南进入留坝县,就接上了316国道,直达汉中。不过,历史上的褒斜道,起点并不是陈仓,而是眉县的斜峪关,南边的终点是接近汉中的褒谷口,两边各取一个字,所以叫褒斜道。   为了忠实故道,我虽然经过陈仓,但并未由此往南去汉中,而是继续东行,打算来到历史上褒斜道的起点——斜峪关,然后从那里南行。没想到,这一绕路,无意中经过了姜太公钓鱼的地方。此处是平原进山的沟口,一条溪水从山里流出,树林茂密,环境很幽雅。据说,姜太公当年在此垂钓,但上钩的是却是周文王。姜太公从一介草民成为国家重臣,为周王朝的辉煌,立下了汗马之功。   如果说西方世界的文明源头,是罗马的话,我华夏文明的源头,便是周朝。孔夫子生活在周朝当中比较靠后的时期,他对周朝早期的礼仪赞不绝口,提倡“克己复礼”,实际上就是要恢复周朝初期的礼仪。这礼仪从周一直传到清,其实也包括着民国。而这一伟大事业的开创者,主要就是姜太公——周朝中后期的春秋时代,出现了诸子百家,他们虽然各有主见,但都尊姜太公为宗师。传说中姜太公钓鱼处的附近,有座不起眼的老房子,便是祭祀他的地方。   行走褒斜古道——从眉县到汉中。   从钓鱼台再往东20多公里,在又一个山谷出口处,是斜峪关村,村子临街的建筑都是新建的,古色古香,且有不少餐馆。这里便是褒斜道的起点。   不过,沟口处已经修建了大坝,将溪水拦住,形成一个水库——石头河水库。   公路从大坝旁穿过,高度上升并不多,此处与子午道上的子午关地形很相似,都是一个天然的大门。   唐朝第8个皇帝李隆基在位时,社会以追求奢华为风,再加上地方政权实力加剧,终于引发了战乱,安禄山带兵攻入首都,李隆基逃到了成都。据说,这位皇帝出逃时,走的就是这条路。有趣的是,皇帝还在这条路上慢慢走着,他的儿子就已经按耐不住,遥尊父亲为太上皇,自己把自己扶上了宝座。而李隆基是事后才知道这件事儿的。一年后他从成都回到长安,只好接受了既成事实,又当了6年太上皇才死去。   李隆基死后被人们称作唐玄宗。这位皇帝有几个记录,第一是在唐朝帝王中在位最久,第二是被戏剧界尊为祖师爷——梨园一词就是从他而起,这位皇帝极富音乐天分,能演奏多种乐器。第三是娶了中国四大美女之一的杨玉环。一首《长恨歌》,将他们二人的缠绵永久记录在案,成为一段流传千古的爱恋故事。   唐玄宗在位前期的政绩还算不错,但后来就不行了。民怨沸腾。以至于刚刚走出大明宫50公里,卫队便要求皇帝必须惩办祸首,唐玄宗只好杀掉杨国忠、杨玉环兄妹,以平人心。不过,野史传说杨玉环并没被处死,而是依靠掉包计逃生了。往回走显然不行,往西去也不行,那条路上有太子,跟着皇帝走褒斜道更没戏,所以,贵妃只有一条路逃生路,那就是褒斜道东边、与褒斜道平行的傥骆道。据说,贵妃翻过秦岭,沿着汉水来到汉口,又沿着长江到了扬州,并从那里前往了日本——隋唐二朝,中国与日本之间来往频繁。也就是说,贵妃的后半生是在日本渡过的。我在日本山口县一个叫油谷町的地方,见过一座二尊院,门前有个墓地,便是杨贵妃的最终归宿。之所以叫二尊院,是因为寺中保存在唐玄宗送来的两尊佛像。如此说来,倒是与《长恨歌》里的记载相符合,比如,“马嵬坡下泥土中,不见玉颜空死处”、“忽闻海上有仙山,山在虚无飘渺间”,等等。当然,这也许只是个美好的传说,出自于人们普遍存在的怜香惜玉之心。   沿着傥骆道从汉中前往关中,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足迹,探访一遍——尽管当时的古迹基本上已经荡然无存,但行走过程中,看景与思古结合,也算是一种乐趣。   据我的记录,西安到汉中之间,无论是走褒斜道,还是走傥骆道,都是350公里。这个尺寸与历史上的故道肯定不一样。听说褒斜道在历史上有8所驿站,幸运的是,当地政府在每个驿站都设立了说明牌,给游人以莫大的便利。   不仅如此,从斜峪关到武关驿,沿途说明牌不断,尤其是太白县境内,为游客预备的各类设施很完善。看来,当地政府在这方面下了不少工夫。   有明确的标识,有清晰地说明,还有数量不少的停车点,在这样的环境下行走、旅游,实在很幸福。事实上,这一路上,不断见到骑行者,而其它3条古道上则很少看到。   进入斜峪关之后,除了刚入口的地方地势有些上升,山谷有些狭窄,接下来好大的一段,路是平平的,谷也是宽宽的,仿佛是山间的平原。大概走了50公里,迎面才出现一座拦路山,公路需要盘旋而上。刚要爬山时,路旁出现了一个旅游景点,叫青峰峡,是个山野公园,据说里面范围很大,真山真水。   没想的是,才转了三四个弯,这山就爬完了。   紧接着,又是一马平川,由于刚刚走过子午道,已经习惯全天处于封闭的峡谷中。面对大面积如此开阔的地形,居然令我有些无所适从。   在开阔地段,公路自然也是笔直的,车辆不多,于是开启了巡航定速,省的总是踩着油门。   在这里,不禁要表扬一下奔腾B50。尽管它的档次高于B30,但毕竟是辆10万元的车,在紧凑型车里不算贵,可以,有些细节处理的,却很不错。比如:轻轻拨一下转向灯开关,转弯灯可以自动闪三下,在并线的时候,这个设计非常实用。据我观察,这个设计虽然没什么技术含量,但过去只有在西欧车型中才比较普遍,想不到B50也有,值得称赞——并线前必须开转向灯,这样的设计为并线带来便利,很人性化。此外,还有个值得夸奖的优点,开启双闪灯时,如果开启转向灯,系统可以自动切换,转向灯优先。这个设计在亚洲各国的汽车里很罕见,可它确实能带来安全。   至于中控台上的液晶屏,能显示多种信息,还能与手机相连,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东西,目前具备它的车越来越多。   每过一段,路边都会出现停车区,虽然只是刚刚踏上褒斜道没多久,但好感倍增。内心里已经认定,这是一条非常适合更多的人,前来自驾游的路线。相比之下,子午道能安全停车的地方,实在太少了。   这条路上县城只有一个,是太白县。距离县城还有几乎10公里时,地形更加开阔了,犹如大平原一样,甚至感觉不出此时仍身处山区。   从眉县斜峪关到太白县这段路,叫眉太路,过了县城,就变成210省道了。   210省道北起宝鸡的陈仓,南在武驿关附近与316国道相连。   经过太白县城后,平地收缩,进入了一条山谷。   后来发现,从太白县到武驿关,基本上一直沿着这条山谷,转来转去,但路面始终比较平,并无山区里常见的上上下下。   210省道似乎是新修的,路面很棒,但监控探头极多,且全部为区间测速,想超速行驶就得付出被罚的代价。后来在一个论坛里,看到有位车主抱怨,走这条路时忽略了区间测速,只是遇到监控探头时刹一下车,回家一查,一大堆罚单。   太白县城往南,有2个比较大的镇子,一个是王家棱,一个是江口。其中,王家棱一带风景很漂亮,唐朝时这里是个驿站,叫芝田驿。估计唐玄宗走到这儿时,也会停下来歇息。   公路边上见到一些古道栈道的遗迹。事实上,这几条古道上残存的遗迹并不少,只是作为过路人,没有指示的话,很难发现。   再往前,进入汉中市留坝县境内。 一路上总能看见广告牌子:留坝,留下吧。   从江口镇开始,路旁出现一条河,再过一会儿,这河将与褒河会合,直奔汉中。   10多年前,我曾数次从北京出发,翻越秦岭前往成都。这一带的风景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。第一次走到这一带是2002年,那天下午,车始终沿着褒河走,半天内只遇到了个位数的旁车,一派寂静,河水十分清澈,山谷到处翠绿。这次再来,意外发现,河已经变为工地,宝鸡前往汉中的高速公路正在建造当中。   由于高速路建在河上,昔日的美景消失了。路上的车也增加了N多倍,川流不息,熙熙攘攘。   过江口镇大约二三十公里,来到一个三岔路口,这里是210省道与316国道的汇合处。右转是留坝县城,左转是汉中。汇合处叫武驿关,看地形,确实是个关口。   武驿关距离汉中虽然还有50多公里,但同样是沿着一条山谷行走,且地势较平,无山可翻。至此,可以认定,褒斜道是4条古道中最好走的一条,全程只有2座比较矮的山需要翻越,其余路段均在河谷中,而且有不少路段所处的河谷,地势很开阔。路如此好走,难怪唐玄宗当年会选择它呢。可是苦了大美女杨玉环,她走的傥骆道需要翻越数座高山。
« 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
全文浏览
本车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