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二维码
当前位置:车讯网 > 试驾 > 正文

驾车环岛10日游 台湾自由行之游记下篇

2016年07月29日 00:00 来源:车讯网 作者:夏星
分享到:
车讯网 报道】台湾自1987年解除戒严后不久,人们便能自由自在地来到大陆旅游。而大陆居民前往台湾旅游,却是从2008年才开始的,最早仅仅是团队游,存在诸多限制,令我对其没有丝毫兴趣。直到有了真正的自由,这才抽出几天时间,去了一趟。这次旅游没有重点,仅仅是驾车简单地环岛兜了一圈。在游记的上篇,行走路线是桃园、台北、基隆、台中,游记下篇将从台中开始,行走台南、高雄、台东等地。        第6天:鹿港、台南。        观看地图时发现,台中市区西部不足30公里的地方,是鹿港。罗大佑那首经典的歌曲立即回响耳畔,遂决定前往台南之前,先绕一点儿路,去趟鹿港。        真是没多远,一会就到了。刚一进镇,立即感受到古朴,与刚才的台中反差较大。鹿港紧靠台湾海峡,它的西面,190公里处是金门,230公里处是厦门        罗大佑在《鹿港小镇》的第二句,就提到了妈祖庙。这是一座香火非常旺盛的庙宇。把车停好,直奔妈祖庙——也就是天后宫。台湾与大陆不同,寺庙、自然风景区等,都不用买门票,而在大陆,自然风景的门票,往往特别贵,基本上都是百元起步,而且还得把自己的车停在数公里以外,乘景区车进入,当然,必须另行支付几十元的车费。   天后宫里,果然有许多烧香的人。这一点与罗大佑在歌里唱得完全相同:“在梦里我再度回到鹿港小镇,庙里膜拜的人们依然虔诚。”   天后,就是妈祖。史上确有其人,时间是宋朝,地点是福建莆田湄洲岛,人物叫林默。据说这位林姑娘乐于助人,经常帮助海上渔民,后被逐渐神化,从最初宋高宗册封的“灵惠夫人”,到元世祖册封的“护国明著天妃”,到了清圣祖时期,已经是“天后”了。   天后成为东南沿海一带的人们,普遍信奉的神。天后宫的数量虽多,但湄洲岛上的天后宫无疑分量最重。在台湾,鹿港天后宫里的妈祖神像,是康熙朝时,由施琅从湄洲岛迎过来的。据说,这座神像是全台湾唯一从妈祖故里请来的,所以,鹿港的天后宫,在台湾数百座天后宫中,地位最高。        与轻松的流行歌曲不同,罗大佑的歌曲往往会带有较深的内涵。就拿这首《鹿港小镇》来说,据说罗大佑本人在写歌之前,根本没来过鹿港,他不过是以鹿港举例,阐述经济发展与传统保持的一些观点。歌中唱到的“台北不是我想像的黄金天堂,都市里没有当初我的梦想。”从侧面表现了30多年前台湾经济高速发展时期,城乡差异日趋加大、人口过分集中的负面景象。一阵喧闹之后,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,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——这幅画面,目前正在大陆重演。        歌曲最后几句话,我至今记忆犹新:“门上一块斑驳的木板刻着这么几句话,子子孙孙永保佑,世世代代传香火。”既然台湾已经支付了学费,其间的经验,咱们就应该汲取,如果不肯鉴戒,非要自己再尝试一遍,未免有些太蠢。        天后宫周边的街道,非常值得逛逛,摊档无数,小吃众多。这里面,能看到不少很有历史感的店铺,仿佛时光停滞。        不仅是店铺,连街上的汽车,都能让人找到从前的记忆。        大街后面的小巷子,犹如北京的胡同,两辆相差20年的车,摆放在一起。        台湾小镇上也有派出所,它的上面是警察局。派出所一词源于日语,指的是任何一个机构的分支机构,但在中国,自1950年开始,成为警察机构的专用词。        在鹿港随意游逛时,看到一个非常狭窄的巷子,叫摸乳巷。意思是太窄,两人交错时,可能会有身体接触。没带尺子,无法测量其宽度,只好大致估算,约为60厘米左右,北京珠市口附近也有条类似的窄巷子,最窄处40厘米。        离开鹿港,开始南下,直奔台南,这段路大约140公里,路上经过了云林和嘉义。过嘉义不久,路上出现了一个北回归线标志,据说我国一共有10个这样的标志,3个在台湾,7个在大陆,上次驾车从漠河到三亚旅行时,途经汕头,曾看到一个。        临近台南市区时,没有直接进城,而是往西走,去了靠近海边的安平古堡,这里是的台湾最古老的城堡,建于明朝末期。当时,荷兰人对外进行贸易扩张,先是来到葡萄牙人居住的澳门,没占到便宜,便北上来到福建沿海,占据了澎湖,明朝派出军队与之谈判,荷兰人势单力薄,只好撤退,但他们并没走远,而是来到了台湾,在此建设了城堡,当时叫热兰遮城。        荷兰人的目的是贸易,占据台湾后,这里成为大陆、日本、东南亚的贸易中转站。        荷兰人占据台湾的历史并不长,不到40年,后来,郑成功向荷兰人发动进攻,收复了台湾。这座城堡从此成为郑成功的王城,并将其更名为安平城。事实上,荷兰人在台湾期间,曾在大陆沿海与中国军队发生过不止一次战争,但均以中国获胜告终。这段历史,与200多年以后的鸦片战争,形成鲜明对比。        到了康熙朝,朝廷从郑氏家族手中接手台湾,这座城堡成为军事设施,不再是台湾的政治中心了,政治中心搬移到了现在的台南市区。400多年前的城堡,如今只剩下一堵围墙。更多的墙砖,已经在清朝后期,拆迁到附近建了一座炮台。        现在安平古堡内的高台与房屋,是日本占领台湾时期修建的,用作海关宿舍。至于旁边的观景塔,则是1975年才建的。        站在观景塔上,可以看到东侧4公里处的台南市区。此处西北方向,有个台江国家公园,是台湾本岛的最西端。        荷兰人在海边修建了热兰遮城之后,在城的东面兴建了普罗民遮街,并在附近修建了普罗民遮城,该城又称赤崁楼。        现在所见的赤崁楼,是清代所建。楼前有9座清朝遗留下来的石碑。        院内有文昌阁、海神庙、澎壶书院等建筑。        悬挂着赤崁楼匾的建筑,其实是海神庙。屋内除神像外,还有一尊塑像,看介绍得知,是日本占领台湾时代的最后一任台南市长,据说这位市长比较注重历史文化,赤崁楼、孔庙的保留,都与他有关。        这匹石马据说原本是郑成功墓前的石像生。郑成功死后,葬于台南洲仔尾,墓地在林爽文起义中被毁,两匹石马中的一匹,后来被安放在了这里,另一匹在洲仔尾的天后宫。        石马附近是澎壶书院。是清朝光绪年间的建筑,落成8年后,台湾割让给日本,现在仅存一个门厅。        进门后看了半天,其实都是清代建筑,明朝时荷兰人留下的建筑,只有红砖垒砌的基座及一个入口。        赤崁楼往南,不远处是开山路,这条路上有座郑成功庙。郑成功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的故事,家喻户晓。在清朝,台湾将郑成功视为开山圣王,建庙祭拜,台南的这座庙,是数个郑功成庙中,规模较大的,也叫延平郡王祠。        郑成功是福建南安石井镇人,父亲郑芝龙是个商人兼海盗,颇具实力,经常来往于福建与日本长崎之间,并在长崎迎娶了一位当地头人的女儿,郑成功便是这桩跨国婚姻的产儿。明清交替之际,郑芝龙投降清朝,其日本夫人在清军来到家门口时,自杀殉国。        再往后,郑成功发兵攻打台湾,击败了荷兰人,几乎是与此同时,清朝政府将郑芝龙全家老少三代11人,在北京斩首。        上学时,曾听老师说台南郑成功庙前,有一副对联,写得非常精彩,对联内容记忆犹新:由秀才封王,主持半壁旧江山,为天下读书人顿增颜色;驱外夷出境,自壁千秋新事业,语中国有志者再鼓雄风。        今天,终于有机会来到台南郑成功庙,我迫不及待地想目睹那副学生时代就会背的对联,遗憾的是,转了几圈,也没能找到。究竟是我的老师授课有误,还是原本有的对联除掉了,我没能弄明白。        台南郊外,还有一个古迹叫亿载金城,是台湾第一座西式炮台,清朝光绪年间构筑,所用红砖,正是拆除安平古堡外墙所得。        这座炮台里的建筑保存不错,环境很幽雅,与距离不远的安平古堡的热火朝天,反差很大。        昔日真正的大炮已经荡然无存,目前只是摆放了一些仿制品。        作为台湾历史最为悠久的城市,台南的很多街道,都值得走走。比如,安平古堡旁边的安平老街、赤崁楼附近的民族路三段,等等。一个是古韵十足的街巷建筑,一个是独具特色的大小店铺,各色小吃,更是不容错过。        与台北不同,台南似乎可以随意把车停在路边,开始我很担心,怕被贴罚单,观察了好一阵,发现当地司机都这么停,于是我也停了一会儿,虽然没有看到罚单,但我至今仍认为这么做是错的。之所以想停车,是看见一家店铺门前排着大队,招牌叫富盛号,看店面就知道可能是家老店。        店里卖的东西叫碗粿,当听当地人的发音似乎是“挖贵”。其实到最后我也没弄明白这“挖贵”到底是什么,感觉像米粉与猪肉的混合物。味道还可以,起码没有讨厌的感觉。事后才知道,它是台南最有名的食物。        附近还有个春卷店,人民币8元一个。        随后又看到一家牛肉汤店,看到食客们排着队,估计又是个老字号。        不知道这位面带儒雅之气的人,是不是店主,任凭店外众人的等待,不紧不慢,认真操作。类似神情在东南亚很多地方都曾见过,新加坡最多,透着一股悠然。相比之下,咱们的小摊主们,总是显得有些凌乱、匆忙。        一碗“挖贵”,一个春卷,外加一碗牛肉汤,肚子已经彻底饱了,此时又看到50年历史的粽子,立即想起邓丽君唱的《卖肉粽》,可惜实在吃不下,这东西凉了又不好吃,只好做罢。        在台南街头,还看到数家火鸡饭,大份折合人民币9块钱,这价格简直令我垂涎三尺。北京街头随便来个盖浇饭,通常得15元,即使到城乡结合部外地人聚居的村落,也得10元起。       我只在安徒生童话里见过火鸡,于是进去一探究竟,柜台里是个热情的小姑娘,毫不羞涩地向我介绍了火鸡饭的构成。        出门驾车离去,刚走几步,又见一群人围拢在一家店铺门前,估计又是个什么好吃的东西。友人们出门,一般提前数月上网查攻略,我则喜欢随遇而安,遇到什么吃什么,看到什么算什么。通常来说,只要是当地人聚集的地方,排着队,就不会太差。比网上的攻略更靠谱,且价格低廉。        台南有很多这样的小巷,透着很古朴,与刚刚看过的鹿港小镇,很是相像。        入夜后,找到一家汽车旅馆,住下了。今天看了2个古城,一个鹿港,一个台南。我觉得,如果只为寻求一种感受,台南是台湾之最,对于游客来说,它比台北更有价值。这座不大的城,有着太多值得看的古迹,值得散步的街巷,值得品尝的美味。台北之大、之繁华,有些令人无所适从,台南则给人以亲切感。
« 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
全文浏览
本车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