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二维码
当前位置:车讯网 > 试驾 > 正文

驾车环岛10日游 台湾自由行之游记上篇

2016年07月27日 00:00 来源:车讯网 作者:夏星
分享到:
  【车讯网 报道】台湾自1987年解除戒严后不久,人们便能自由自在地来到大陆旅游。而大陆居民前往台湾旅游,却是从2008年才开始的,最早仅仅是团队游,存在诸多限制,令我对其没有丝毫兴趣。直到有了真正的自由,这才抽出几天时间,去了一趟。这次旅游没有重点,仅仅是驾车简单地环岛兜了一圈,因为是第一次,只是泛泛看看。   对于铁路发达的地方来说,自驾车并无优势,比如日本,绝大多数地方乘火车远远胜过自驾车。但如果去的地方大都远离铁路线,或者说铁路不够便利,自驾车便应成为首选。出发之前,简单了解了一下台湾的交通,发现其公共交通便利性很一般——特指我的目的地而言,于是决定驾车。事实证明,此举很正确,尽管整个行程只有10天,但去的地方实在不少,不仅将台北、台中、台南、台东,以及高雄、花莲、基隆等数个地方匆匆一瞥,就连台湾岛的东、南、西、北四极,以及中部的山地,也走到了(下图中红线为行车路线示意图)。而后者如果依靠火车、公交车,是很难顺利抵达的。   第1天:北京到桃园。   去台湾需要2个证件,先在公安局网站上做预约,很快就能办好赴台证,然后在一家旅行社网站上,按要求提交资料,2周后拿到了入台许可。接着就是买机票,然后去机场,3个小时后,飞机降落在位于台湾桃园的中正国际机场。台北在机场东侧,大约40公里的地方。说起来台北距离北京真是没多远,看地图,纬度跟泉州差不多,比从北京去三亚近几乎1个小时。台湾的行政中心,最早是台南,台北是在清朝末期才取代了台南地位的。许多游客下飞机后直奔台北市区,但我不想,机场所在地桃园县境内,有大溪古镇与慈湖陵寝,这两个地方我都想去看看。所以,第一天我决定在桃园下榻。   出机场后,往桃园市区。一路上,路口众多,依靠导航仪,再参考路标,并没有遇到困难。台湾与香港相同,至今仍在使用繁体字,好在小时候经常看家父的藏书,常见的繁体字都能认识。   天阴沉沉的,还时常飘些细雨。路上车很多,但大家的速度都不慢,基本上还算井然有序,很少见到左右并线、喇叭催促等情形。类似和谐场景在很多地方都能见到,究其原因,其实就一句话——交通在于流动。路上有100辆车,大家都以同样速度驾驶,就不会有问题,如果有10辆车的速度比较慢,低于整体流动速度,就会对其余的90辆车构成干扰;如果有30辆慢车,那就更糟了,因为剩余的70辆车很可能会通过左右并线排除干扰,这样一来,整体流动的效率便会下降——大陆包括北京在内的很多地方,都有这个问题。   一路上所见的街道都很朴实,广告牌子显得非常杂乱。不久看到了永和豆浆。据说它起源于国民党老兵在新北市永和区摆摊卖油条、豆浆,1995年前后进入大陆,当时北京开了好几家。这次原本想看看台湾的永和豆浆店,与北京有何不同,无奈接下来每天都遇到了一大堆好吃的东西,竟然将其遗忘,直到9天后回到桃园机场坐进飞机,才把这事儿又想起来。   安顿好住处,雨更大了,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个小饭馆,虽天降大雨,但进进出出的人不断,估计是个不错的去处,于是跑了过去——我一向推崇自助游,且很少阅读攻略,喜欢由着性子乱跑,随便看,随便吃。根据经验,在当地人聚居的地方,只要是人多的饭馆,通常都会有很棒的收获,价格低廉、味道一流,比网上攻略的推荐更有价值。   进门后得知,它叫永川牛肉面,是家川味面馆。我不喜欢吃辣,来碗不放辣椒的牛肉面便是。端上来看,里面有大块牛肉,数量真不少,且肉质鲜嫩,汤炖得更为出色,味道超级棒。一碗面折合人民币20元,比北京便宜。我们单位楼下食街的牛肉面馆,16元一碗,但只有3块非常苗条的肉,汤仅仅是白水。   吃到一半抬头看,墙上有个介绍。原来这家店是祖籍四川省永川县的两位老兵开得。事后得知,这家店在当地很有名气。不禁感慨,有些店铺在网上风头强劲,传言吃碗面得提前几个月预定,不知是真有某种神奇,还是仅为炒作。        第2天:慈湖、大溪。        此次旅游完全靠驾车,无法接触台湾的公共交通,略感遗憾。很早就听说台湾的捷运系统不错,近年来新增加的高速铁路更是以廉价味美的快餐著称。为稍作弥补,一大早跑到旅馆附近的火车站观察一番。   台湾面积3.6万平方公里,是北京面积的一倍多,大部分地方都是山,比如中央山脉、玉山山脉、阿里山山脉,等等,人口大都集中在地势较为平缓的西海岸,从最北的基隆,一路往南,是台北、桃园、新竹、苗栗、台中、云林、嘉义、台南、高雄。高雄再往南,人烟逐渐稀少。所以,它的主要铁路线也在西海岸,将上述城市连为一体。   从时刻表来看,车次较为密集,车厢结构类似咱们的地铁。在咱们的观念里,城市之间的轨道交通,应该是正二八经的“火车”,地铁那种以站立为主的车厢,仅仅是城市内短途运输所用。可在这里,桃园到新竹、桃园到台北,已经是跨越城市了,但车厢内依旧是站立为主。其实日本也是如此,比如东京到横滨,东京到横须贺,等等。转了一圈,没看到高速铁路,询问后得知,它与普通铁路线不在一起,高铁站在市郊,大约1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。这一点与大陆极为相似,高铁虽然便捷,但车站位置普遍不理想,在这方面,我觉得日本处理得更妥当——新干线与普通火车、地铁在一起,形成网络,上下车也好,转乘也罢,十分便利。据说北京前往东北的高速铁路始发站,将设在通州,如果真是如此,想想都觉得很可怕。   火车站门前就是汽车站,看样子是两个火车站之间的补充。   转了一圈,回到旅馆,早餐后再出门,今天计划观看3个地方:慈湖、大溪、桃园忠烈祠。首先去慈湖,驾车出市区沿4号公路往南,过大溪后改走7号公路,很快就到了。   慈湖位于山间,有前、后两个湖,但游人通常只能走到前慈湖,如果得到允许,沿着一条很幽美的小路,可以步行到后慈湖,据说那一带更为幽静。   慈湖之名出自蒋介石。他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,因当地望族的捐献得到这块地后,随即在此修建了居所。据说,老蒋看到此处景色与家乡溪口很像,遂将其命名为慈湖,意在纪念母亲——蒋介石对自己的母亲有着深厚的感情,在溪口的蒋母墓,至今仍保留着蒋介石的居所——时来到亲人墓旁,住上几日,这情景在别的大人物身上,恐怕真不多见。   将车停进停车场,往里走,没几步就看到前慈湖。风貌与浙江奉化溪口相比,确有些相似。   溪口是蒋介石的出生地,慈湖是蒋介石的安息地,两者之间的直线距离,只有536公里。   慈湖附近的草坪上,安放着许多蒋介石的塑像。这尊像或许表现的是北伐战争中身为总司令的蒋介石。众所周之,1916年袁世凯去世后,孙中山在广州另立政府,与定都北京的民国政府对抗(很多人将其称为北洋政府,实际上北洋政府的国号是中华民国),也就是说,当时的中国出现了南北两个政权。南方政权在1926年发动北伐战争,并于1928年获胜,北京的中华民国政府从此被取代。北伐战争可谓蒋介石人生中的2次高潮之一(另一是抗战获胜),他也正是在这一年,第一次成为中华民国的政府主席,但由于派系斗争,任职3年便下野,再次就任主席是10多年以后的1943年,至于成为中华民国总统,则是1948年的事情。至于蒋介石担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那些年,民国政府主席是林森,台湾很多地方都有林森路,源于此。   相对于民国总统,蒋介石最著名的任职是黄埔军校校长,无论是国民党方面的宋希濂、杜聿明、胡宗南,还是共产党方面的林彪、徐向前、刘志丹,都是黄埔的学生。这家始创于广州黄埔的陆军军官学校,至今仍在,在台湾高雄的凤山维武路上,学校对面的居民区叫黄埔新村。   蒋介石输给共产党,败退台湾后,前期曾积极筹备反攻大陆。这所小院就是在战备中诞生的。1975年,蒋介石病逝,棺椁存放在此至今,故称慈湖陵寝。   因为是“陵寝”,卫兵必不可少。每逢正点,都要举行换岗仪式——这种仪式在很多地方都有,比如莫斯科的红场,伦敦的白金汉宫,哥本哈根的阿美琳堡,等等。   台湾的国父纪念馆、中正纪念堂、台北忠烈祠等数个地方,都有换岗仪式。在网上传播最多的是中正纪念堂,也许是因为那里旅游团最多的缘故吧。   相比西方的换岗仪式,台湾军服本身感觉比较普通,亮点在于高腰靴子与明亮的头盔。   听说,台湾实行征兵制,而不是募兵制。所谓征兵,即强制性的意思,所有男子20岁时必须当兵1或2年,哪怕你是当红的明星,也必须暂停演艺,穿上军装入伍。   相比之下,大陆虽然名义上也叫征兵,但实际的做法,很像募兵。   换岗仪式之后,走进院落,里面的面积并不大,回廊式建筑。正房是蒋介石昔日的客厅,两旁是书房与卧室。如今卧室等陈设依旧。   在昔日的客厅里,摆放着蒋介石的棺椁。看上去似乎是黑色花岗岩制品。棺前有十字架(蒋介石是基督徒),棺后壁炉上有烛与花,上方挂着蒋介石遗像。   棺椁应该埋入地下,所谓入土为安。蒋介石棺椁却摆在地表,这种做法叫“浮厝”(音:错),意思是临时摆放,日后可以很便捷地移动。这是因为,蒋介石在大陆时,已经为自己找好了墓地——南京中山陵的右侧,并于1947年在那里修建了一座正气亭。亭子至今仍在,只是不知蒋介石何时能如愿以偿。事实上,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的棺椁,也采用了“浮厝”法,因为,他希望在百年后回到溪口,葬于母亲毛福梅墓旁。   院落旁边有条幽静的小路,往里走便是后慈湖。如打算前往需要得到允许。   看罢慈湖,驾车离开,此处停车费的收取与北京一样,驾车来到出口交费,50元台币,约合人民币10元。后来发现,这种收费模式在台湾并不多见,更多的地方是打算离开时,在停车场某处的机器上交费,然后再上车走人。   慈湖往北约5公里处,是大溪镇。当我刚驶入7号公路,准备前往大溪时,路边出现一个牌子,牌中包含着蒋经国三字。由于车速快,没能仔细看牌子的内容,事后查看资料才知道,那里是大溪陵寝,是蒋经国棺椁的“浮厝”处。台湾走向民主、开放党禁、发展经济,均始于蒋经国时代,这位蒋介石的独生子,对台湾发展功不可没(蒋纬国是养子)。按理说,如此重要人物的安息之地应该去拜谒一下,粗心错过,实在遗憾,只能留作有机会再游台湾时再说了。   大溪的街道非常古朴,后来发现,整个台湾类似古镇实在太多了,且建筑、街道基本保持着旧貌,没有因为发展经济而拆毁。   街道十分狭窄,两旁是数不胜数的摊档,由于具备资深的北京胡同驾驶经历,这点儿狭窄根本算不上困难,根据标识转来转去,不久便找到一个停车场。   台湾各个城镇,街道名称几乎都是一样的,最常见的路名是:中山路、中正路、民权路、民生路、仁爱路、忠孝路。大溪镇里的老街,有中山路与和平路,两旁建筑以骑楼为主。   由于台湾实行房屋与房屋所处的土地私有化,很多城镇里的铺面房,都是楼下开店,楼上居住的模式。   大溪在历史上以水运码头著称,故昔日的商业十分繁华,有点儿像明清时代的北京通州。在老街上,几十年、上百年的店铺并不罕见。   这些建筑大都有些西化,浮雕非常精美,门额上写着宝号。        虽然水运业务早已停止,但镇内历经百年的铺面房们,保存基本完整。   大溪镇的名产,主要是豆干、地瓜饼、花生糖,以及木器。和平路上的这家蔡记麦芽花生糖店,便是众多老字号之一。台湾有些店铺写着“古早味”,询问得知,这是个闽南话,意思是用传统工艺制作。   在另一家老店里,无意中看到友人来大陆时送给我的香菇条,喝小酒时用来下酒,实在是超级美味,越嚼越香,回味无穷,吃完后走遍北京也没能找到,这次终于有机会了买一些了。   连逛带买外加吃,在大溪镇上消遣了好一阵,才驾车离去,返回桃园。在大溪的感觉很不错。类似古镇大陆并不少,尤其是南方,数不胜数,唯一稍感遗憾的,是有些古镇占地为王、进门买票。比如周庄。我第一次去时就是个普通水乡小镇,隔几年再去,村口建起了售票处。   回到桃园后,直接前往市区东北方向的成功路,那里有桃园县忠烈祠。忠烈祠是中华民国纪念为国捐躯者的建筑,比如,滇西抗战结束后,在云南腾冲修建了国殇墓园,里面就有个忠烈祠。民国政府到台湾后,在很多地方修建了忠烈祠,其中有很多,是拆除了日本占领台湾时修建的神社,取而代之。可是,桃园的这座神社,没有被拆,直接改名忠烈祠。   与台北忠烈祠人流不断不同,桃园忠烈祠人烟稀少,我在这儿呆了将近1小时,没见一个旁人,仿佛是无人区。事实上,桃园忠烈祠的建筑很值得一看,因为它是整个台湾唯一保留着神社建筑的地方,据说,也是日本以外唯一保留至今的神社建筑。神社是日本人的精神依托,当年日军占领北京期间,就曾在建国门内大街路北,也就是今天社会科学院那片地方,盖了一座神社。甲午战败后,台湾割让给日本,日本人统治台湾50年,盖了很多神社,除了这座,其它的都在台湾光复后拆除了。   神社入口处有个叫鸟居的建筑,神似中国的牌坊。它的意思是神界与俗界的分界线。鸟居上的横梁应该有2根,但这里只剩下1根。   再往里走,是手水舍。日本人参拜神社时,都要在此清洗双手,并漱口。   继续往前,是中门,门上匾写着“国魂”,门两旁是一对儿石狮,听说它们并非神社原物,是后来的复制品。遗憾的是,忠烈祠正在施工,不能再往里走了。   门前还看到一匹很漂亮的铜质马,不知有何来历。   手水舍斜对面,是昔日神社的事务所,现在是服务中心,进去看了看,里面供奉着很多牌位,不知是否由于内部施工,临时将牌位供奉于此。   晚上,回旅馆途中,看到一家规模很大的水果店,进去买了一些芒果。   作为一个北方人,对南方水果充满了好奇。每年都有东莞友人送来荔枝,感觉非常好吃,这次又吃到了芒果,感觉比荔枝更好吃,或者说完全是两种不同风格,两者我都喜欢。一个大个儿的芒果,折合人民币不到10块钱,香甜至极。开了这个头儿,以后几天,每逢黄昏,便寻找水果店,买个芒果回房间吃。直到今天,坐在桌前写下这段文字时,仍有嘴馋之感,无奈已经买不到那么好吃且便宜的芒果了。   当我买芒果时,店主还向我推荐了释迦,买了一个,但自我感觉不如芒果好吃。事后与友人说起,友人说释迦也是非常棒的水果,只能解释为各人口味不同了。   回到旅馆,发现楼层有个自助洗衣房,把2天的衣服并作一起,清洗一遍,再用烘干机烘干,实在很方便。这一天,走路并不多,但汗流浃背,明天要去台北,可能会更热。  
« 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
全文浏览
本车相关